媒体随冰花男孩走上学路 学生途中口渴趴地喝溪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09-28 16:27
  • 人已阅读

  原标题:艰辛!都市时报记者跟随“冰花男孩”重走上学路 学生途中趴地喝溪水   寒冷的冬季,一张云南昭通“冰花男孩”的照片牵动无数人的心,让人慨叹孩子的上学路是如此艰难,也让更多人对高寒山区求学的孩子多了一份牵挂。 “冰花男孩”   据了解,“冰花男孩”所在的云南昭通市鲁甸县新街镇转山包小学,一共有147名学生,家距离学校最近的要走10分钟,最远的要走上将近两小时的山路。   1月12日,都市时报记者跟随“冰花男孩”重走了一次上学路。   转山包村位于高寒山区,大部分村落不通路,每家都养着马来托运东西。  “都市时报”微信公众号 图 每到冬季,大雾天气有时候能见度只有几米。 转山包小学位于鲁甸县高寒山区。 学校这个二层房子,以后用于学生宿舍,避免孩子每天长途奔波。 多数孩子的手都有冻伤。 13岁石板沟村的陶正权,穿着父母留下来的军大衣   。 11岁上五年级的顾正玲,嘴唇被冻伤。 孩子在学校食堂就餐,午饭对他们来说就是一天中最好的饭菜。 13岁石板沟村的陶正权(军大衣男孩)。 转山包小学孩子,吃完午饭在食堂门口洗刷饭盒。 转山包小学孩子,吃完午饭在食堂门口洗刷饭盒。 社会爱心人士捐赠的暖风器,孩子下课后围在一起取暖。 渴望的眼神,等待发放爱心物资。 校长付恒给孩子发放爱心衣物。 13岁的陶正权领到围巾和帽子后,开心的大笑。 孩子领到爱心物资后,放学回家走出学校大门。 重新打包爱心物资。 放学回家的路上。 放学回家的路上。 张兴珍所在的梨柴林社是离学校最远的。 张兴珍中途渴了就在这里喝水。   张庭贵伏地饮冰冷的泉水解渴,他说这是他们中途的补水点。上学路上没有带水的习惯,就在这里喝水。 上学路不止结冰,还有很多都是坡道、沟壑。 学路不止结冰,还有很多都是坡道、沟壑。 有时候累了,就地而坐休息。 梨柴林社是离学校最远的村落,这里的孩子每天上学都要走两个多小时的路程。 梨柴林社有10多个孩子在学校就读。 张兴珍回家后小狗狗寸步不离,有时候上学都会跟着走一两公里路。 家家户户养着牛马。 张兴珍(左边女孩)回到家后,去邻居家张庭贵(男孩)家玩耍,张庭贵从浙江转学过来。 吴世翠、吴双艳回家后煮猪食喂猪,张兴珍(中)家里盖新房这几天都会跟他们一起睡 二年级的吴双艳放学后,一边煮猪食,一边烤洋芋充饥。 吴双艳的手冻伤了。 转山包村大部分主食是洋芋。 路子鹏(左一)也是从浙江转学来的,刚开始上学脚上都起水泡,慢慢坚持下来,入学已有半年多。   路子鹏的哥哥路子洪(左一)在转山包上学,后去浙江待了一年半又回来读书。现在家里只有爷爷奶奶,父母还在浙江打工。 “冰花男孩”的姐姐。 “冰花男孩”已经穿上了新的羽绒服,都是爱心人士送的。 “冰花男孩”一家三口难得一起坐下来吃饭,妈妈离家出走一点消息都没有。 “冰花男孩”和姐姐考完试在家。 “冰花男孩”所住的村子现在还没有通路 政府正在修建去“冰花男孩”家的新路。   来源:“都市时报”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:桂强